• 难治性神经系统疾病治疗技术研发和应用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
  • 拥有东北地区唯一符合国际GMP标准的生物细胞生产基地
  •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提供技术支持
  • 优生优育协会批准成为小儿脑瘫干细胞临床治疗单位

8年前的一个夜晚,17岁的周忠(化名)第一次听到纠缠他那么多年、只有他一个人听到的声音。


几秒钟前,周忠还拿着遥控器频繁的切换节目。几秒钟后,那些声音毫无预警的出现了,对他说:“去自杀......拿刀割腕让你的血流个干净。”“你一无是处,现在就去死,不要再拖延了。”这些可怕的话语一遍又一遍的在他的耳边重复,以绝对的口吻命令他去自杀,似乎电视里的主持人也在说着同样的话。


周忠从内心里感到恐惧,他开始变得孤僻,远离朋友和亲人,对人充满了极度的不信任感。因为他的耳旁总是在威胁他,告诉他有人要谋害他。因为这些声音的存在,他不能专心的上课,不能好好的看电视。有时用纸塞住耳朵,问之说很吵,其实当时的环境很安静。


周忠情绪一直被暴躁所操控。在家里时,听到外面有人说话,就会怀疑别人在说他,就出来凶狠的骂人,做出一副要打人的架势,并往别人身上吐痰。有一次,母亲因外出晚归,周忠就对母亲拳打脚踢;向家里人要钱去玩,不给就打家,用拳头打门、桌、椅子等。


周忠在今后的几年时间里屡屡有着上述的行为。医生的诊断是,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。


精神分裂症:是一组病因未明的重性精神疾病,多在青壮年缓慢或亚急性起病,特点是脱离现实,出现幻听、妄想、幻觉等,因受到异常精神症状的影响,性格会出现极大的变化。


家人怎么也不敢相信周忠得了如此可怕的病,回想以前的听闻,得了这种病的人没有几个是能变回正常人。他们翻阅书籍、浏览网上资料,甚至忍不住向同种病的患者家属请教,得出的结论都是只能靠药物慢慢的治,这些都是令人绝望的讯息。


学习跟不上的周忠休学了,他整天窝在自己的房间里,来回的走动,连出门都不敢。只有周忠自己知道,他每天、每小时、每分钟都在进行的抗争,对抗脑中的“恶魔”。


时间一点点的流逝,他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循环,一轮又一轮。他有过几次短暂的工作经历,但一旦有点点小波动,那些声音就像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。他的心情就像同是精神分裂症病人的肯恩-史迪提及的那样:


因为被解雇,我又对陌生人产生了恐惧,再度把自己封闭起来,整天关在房间里......幻听是我唯一的同伴,但他们只会不断加强我的挫败感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不管是和一个友善的同类建立什么样的关系,对我都是一种天大的解脱。


那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时期。声音不断的攻击,我被自厌的情绪所淹没。我努力又努力,想做一个有用的人,但每一次尝试的结果到最后都以灾难收场,一切又回到原点。


当生活已经如此的不堪,精神仍然饱受折磨。当然,周忠也服用过药物,但它们的副作用都很大,有时能减轻幻听的症状,有时不能。他接受过电疗,每次都很难受,但对幻听没什么帮助。年纪轻轻的周忠的体重暴增,身体非常差。


多年的抗争,周忠尝遍了世间百味。当家人告知他又要到外地看病时,他是抗拒的,他已经不承认自己有病。家人的劝说及哄骗,让周忠跟随着父母坐上了火车,他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。


精神分裂症治疗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,如何才能使得患者不再复发是精神科医生的终极目标。药物难治性精神疾病患者可尝试进行精神外科手术治疗。


2018年9月的全国精神卫生大会上曾有人提出,有部分精神分裂症病人,内科药物治疗无效,这部分病人因借助外科手术方法进行治疗,外科手术是难治性精神分裂症的重要治疗手段之一,内科与外科手术治疗是互为补充的手段,彼此需要配合。


正是因为了解,周忠及父母在绝境中接受了手术。谈及以前的经历,他感慨到:“艾比曼尼狄斯的预言家曾经说过一句名言:唯有疯子才能了解疯狂带来的愉悦。精神分裂症曾经使得我不人不鬼,如今没了幻听,一瞬间觉得有些异常的孤独。”


他有了自己的家庭与工作。那些年的经历,让周忠更懂得珍惜生活,更用心地过好每一天。



温馨提示

Warm Tips

网上预约有什么好处?

网络预约的好处有如下四点:

①:优先就诊,免排队②:免专家挂号费③:专病专治,提前安排好专家④:可以享受当期活动优惠

 

怎样预约专家?

①:点击“预约”,向在线医生提交患者的姓名、性别、年龄、联系电话、疾病种类及主要症状、到诊时间即可。经在线医生确定后将会告诉您预约是否成功。若预约成功,到诊之时凭身份证到脑科中心导诊台核实姓名后即可优先就诊,免排队。

②:拨打免费咨询热线:400-0755-922 在客服的指引下进行预约。